很痛!非常非常的痛...想怒吼卻沒有力氣及權利
嘲笑著自己是犯賤吧~~仍是為難了自己!
還是這麼死心眼

剛好半年的時間~~我想那仍是不太遠的分野界線
日子太精準的直接刺進心中再次剖開我的傷口
狂笑...實在太精準了!
你...幹的好!讓我的凝固黑濁的血再次滴下無法擦拭

無‧話‧可‧說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eraphina 的頭像
Seraphina

六翼天使獨語

Seraph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